河南省示范性普通高中
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官方微信校长信箱
通知公告校园新闻年级动态官方微信

【读书征文二等奖作品】 读《教育与永恒》后感——半知教育,半解永恒

发布时间:2020-01-05 10:50:23浏览量:35
  

由《人与永恒》触发,李政涛教授写了《教育与永恒》,这本书,从不同的视角观察教育,感悟教育,写出了作者对于教育的深邃思考,结合李教授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和感悟,表达出感性直接的看法,为我们追随教育的本质提供了更广泛,更具现实意义的理论支撑。细细读来,慢慢体会,我发现书中内容字字珠玑,对它爱不释手。

人类一直追求永恒,为铺设一条超越之路,人类研究哲学,科学,艺术,宗教,道德。人类朝着真善美的精神追求行进,培养人性意义上的优秀的人。本书通过18个章节,立足教育的方方面面,从时间,空间,对象,内容,影响等方面,展现了作者对教育的直观感受,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讲述了教育的规律,给出“范式”和“变式”相结合的经验。不管是新入职的教师,还是有着多年教育经历的教师,当读到这本书,都会有不同的收获和感悟。有人生的地方,就有教育。有教育的地方,就有永恒,当“教育”站出来,和“生命”站在一起,生命的意义就得以显现了,得以绽出了……当“生命”走出来,和“教育”并肩,教育就有了前行的目标与勇气,它知道,教育必须对生命承担责任,必须为这个生命走向美好的人生做些什么,必须对美好的人生有所作为。

第一章“追问教育”,李政涛教授提到教育为“谁”?这个问题直指教育最终培养出什么样的人。2018年9月10日,习近平主席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,为“培养什么样的人,怎么培养,为谁培养”指明方向。习近平指出,要努力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,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体系。要把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、文化知识教育、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,贯穿基础教育、职业教育、高等教育各领域,学科体系、教学体系、教材体系、管理体系要围绕这个目标来设计,教师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教,学生要围绕这个目标来学。李郑涛教授的回答,异曲同工,只有解决了“教育为谁”的问题,才会有“好教育”,才会有正确,合理的课程与教学。什么才是“真懂教育”且进入了“教育”?或者说,真正“进入了教育”?这个问题值得我思考。我达到李教授提到的两个标准了么?也许,我作为教师,职责所在,理应清楚教师平时怎么工作,可对于学生日常如何学习有“透彻”的理解么?对于孩子想要达到的成人目标,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需要经历哪些不同阶段,不同阶段的特征,困难和障碍是什么?我似乎都不太了解。正如《教育与永恒 》一书中,“教育是促进生命成长的过程”,教育是一种“预测”,预测每一位受教育者的未来命运,展现他们应该走到,也可以走到的生命之境。教育是一种“创造”,为受教育者创造一种新的人生。我们在教育孩子的同时,难道不也在经历着和他们一样的人生历程么?

就如第二章“人生的教育”中,说道:“什么时候读懂了人生,就读懂了教育。什么时候读透了教育,也同时读透了人生。”此时此刻的人生境界,叫做“通透”。教师最幸福的事,也许不是桃李芬芳,最幸福的是对人生限度的克服方式和拓展方式。教育的路是生命的路,这条路随着生命成长而逐渐延伸。教育家叶澜指出,要做有底线,底色,底蕴的教育。我相信有信,有望,有爱,才有真正的人生,也才有真正的教育。

我不禁自问:我能做什么呢?在十五章“教育中的教师”中,李政涛教授提到,在教育者的世界里,藏有这样的问题:“我”为什么要当教师?“我”准备成为什么样的教师?“我”如何成为这样的教师?当好这样的教师,“我”最需要做些什么?改变些什么?这些问题在我心中一直回响,领悟它,回答它,是我一生的功课。教师也是普通人,尽管日常生活中经历残酷,遭遇冷酷,受到伤害,打击,但是教育者的灵魂是优雅,端庄和甜蜜,以及焦躁与痛苦的混合体,优秀教师的品质包含悲悯,宁静和从容,具体表现出来,就是“充满爱的教育”。教师心中有爱,才能对正在成长过程中的生命所承受的痛苦,挫折,失败及各种危机悲天悯人,才能脸上带着微笑,内心充满柔情,体谅流血的灵魂。请把“博大”赋予教师的灵魂吧…… 李政涛教授的“博大”具有延伸的含义,它不是“抽象的博大”,而是“具体的博大”。教师的“博大”不只是名词,形容词,更是动词“去博大”,主动出击,在无条件地接受,包容一切的同时,主动做转化的工作,把感官所能触及到的任何事物都转化为教育的资源和教育的力量,转化为促进生命成长与发展的力量。李政涛教授最后总结:教育过程之于学生的教育,同时也是对教师的教育——帮助学生的教师获得了救赎,改变学生的教师最终改变了自己。

教育是生命对生命的影响。如何影响,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影响?这本书第四章到第十四章,仿佛为我打开一扇思想大门,让我看到一个五彩缤纷的教育世界,从不同的时间,空间,维度,层面,学科,领域方面,当我读到这些内容时,我仿佛找到了知音,李政涛教授怎么那么懂教师的教学行为?怎么那么了解学校课程?怎么那么懂学校管理?怎么那么懂学生?我除了赞叹,心灵的共震,还有更多的是反思。 在第四章“时间的教育”,李政涛教授写道:时间是有智慧的,教育智慧里蕴含了时间的智慧。教师是教育时间的设计师。于是在我的课堂,我开始反思:能不能把时间还给学生,把自我教育时间的安排权,分割权,设计权与建构权还给学生;向40分钟要效益;坚决不再“拖堂”,因为拖堂表面上只是教学时间的拖延,实质是对学生生命的浪费和漠视啊!在第五章“空间的教育”,李教授写道,把学校空间的设计权,创造权还给学生,是学校变革的一部分,与教育时间类似,教育空间也是师生共同创造出来的。李政涛教授提出:让每一处空间都说话。说什么话?说教育的话,说育人的话。说谁的话?说老师想说的话,说家长想说的话,说学生想说的话。淮滨高中的校园就是这样的空间,在走廊上,在草坪上,随处可见一句激励人的话,一句体现办学思想的话,一处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造型。设计教育空间,需要教育想象力。想象总是与细节联系在一起。李政涛教授也给了我设计课堂细节的启发和灵感,我开始反思什么是课堂最佳“巡视路线”,教师说话的站位在那里?如何反思“小组合作的细节”?我读到这里,自己的教学场景豁然开朗,多年的课堂困顿,找到了解决的渠道。教育空间是“情境”也是“意境”,教育之情和教育之意充实了教育的空间,充满了教师的气息,成长的气息,只有把教师生长的味道与学生生长的味道交融在一起,才是真正的教育空间的味道。

教育不仅限于校园里的时间空间教育,课堂上的生命教育,当我的思想走出这个局限,我看到了更广阔的领域,自然中的教育,社会中的教育,学校中的教育,家庭中的教育,职业中的教育,艺术中的教育,影像中的教育,戏剧中的教育。最具颠覆性的观点是,在第八章“学校中的教育”,李政涛教授领着我反思:学校是什么?“校园”不等于学校,它只是“学校”的一部分。“校园”是一种地理空间,就像回答房子不是家这样的问题一样,“学校”是师生共生共长的生命场和家园,是推动生命成长与发展的实践之地。李教授说出了最真实的现状:要把学校当学校。学校不是机关,学校不是企业,学校不是兵营,学校不是监狱。好学校是充分实现教育力的地方,是具有教育变革的内动力,内生力和内定力的地方。好学校应该始终面向未来和创造未来。好学校,通向师生的美好生活。好课程,是好课堂的前提和基础。好课堂是对课程的再创造,它赋予课程生命与活力。好课应该有“课感”,“课气”。我开始思考:好课从哪里来?——这是我更关心的问题。它来自教育者的“教育智慧”,来自教育者的天赋,经验以及反思的习惯与能力。什么影响教育智慧的产生?除了价值观之外,教育者的思维方式和思维品质尤为重要。

最令我鼓舞的是,在第十章“职业中的教育”一章,李政涛教授为“教书匠”平反昭雪。“教师”是我的职业还是我的身份?这个问题始终令我费解,但是读了李政涛教授的文章,让我对这个问题释然了。“职业”对于“教育”的贡献在于,让“教育”有了可以依托的载体,也为“教育与人生”搭建了来自某一职业的桥梁。不职业,无教育;不职业,无人生。职业教育中始终不变的是“工匠精神”,这种精神不仅属于工匠,属于所有的人。成不了“教书匠”的老师,一定不是好老师。有了“工匠精神”的 “教书匠”,让教师有了被尊重,被敬仰的底气和根基。

艺术中的教育,影像中的教育,和戏剧中的教育,三个章节应该放到最后来读,果然没有令我失望,在这里我感受到了艺术的熏陶,我的教育精神再一次受到洗礼,也对这本《教育与永恒》更加喜爱。在第十一章中,艺术让人的感觉觉醒。在通向艺术的路上,你会遇见一个与现在不同的“自己”,可能是“更好的自己”。“全,实,深,精,特,美”,这是中国“新基础教育”改革提出的目标,“美”被置于最后,成为教育改革的最终目标,也是最高境界。好课,是艺术品。我该以何种方式进入美的迷宫,又该以何种方式走出教育之美的迷宫?这是我对自己提出的新要求。21世纪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,纯文本式的教育力量需要与影像联姻,电影,电视,照片已经成为人类知识的新源泉。伯格曼说:“没有哪一种艺术形式能够像电影那样,超越一般感觉,直接触及我们的情感,深入我们的灵魂。”教育,不就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唤醒?李政涛教授给了电影高度评价:从教育的眼光看电影,所有的电影都有教育性。读懂“电影”或“电视”这本“无字之书”,是当代教师的新基本功。作为英语学科的教师,我相信影像对英语教学功不可没。如果想让学生相信自己,与生活中的困难奋斗到底,那就给学生看看《当幸福来敲门》,如果想让学生欣赏祖国的河山,了解中国在国际发展中的地位,就给学生看由BBC拍摄的《鸟瞰中国》吧。电影还可以给予教师坚定的教育信念,《美丽的大脚》中张美丽的台词:“我有啥志向?我的志向不就只在这些孩子身上吗?”《叫我第一名》中的布拉德:“我不认为哪个孩子是难教的,他们都想学习,你永远不能放弃。” 这些教育信念朴素,朴实,朴诚,借助影像的力量,有了打动人心,触动灵魂的教育力量。

技术的发展改变了教育的面貌。在第十四章,李政涛教授现身说法,自己一度对技术心怀恐惧。在这一章我看到了信息技术给教育带来的改变,冲击,挑战,教师的成长除了内在教育思想的成长,还应该包括对新技术的认同和使用。对于教育技术,有人排斥,有人反感,有人狂热,究竟我们如何思想?技术造就了“新人”,“技术人”,催生了“图像人”。技术时代的“人性”变了吗?教育如何在技术时代守护“人性”?李政涛教授给了积极的回答:教育用人的理想样式和理想的教育样式要求技术并改变技术。简而言之,技术通向教育之路,技术通向人的生命成长之路。教育技术与别的技术相比,独特性在于:技术的无限可能,与人的无限可能,教育的无限可能性缠绕在一起,它们相互引发,相互催生。教育技术的本真之处在于为人的发展提供来自技术的可能性。这个回答很好的解释了在人工智能时代,教师为什么无法被替代?教育永远是“人教人”,“人立人”,而不是“技教人”,“机教人”,“术立人”。在教育教学中,只有“人”才能做到充满“温暖,温情和温度”的教育。

教育是全社会的教育,所有的教育经历,包括家庭教育,学校教育,自然教育,职业教育最终都指向社会,“社会”是检验教育成色,教育成效与教育质量的打靶场和试金石。同时,好社会不仅是有“好教育”的社会,而且是能够为“好教育”承担责任的人社会。社会这所更大的学校和这“一本大书”远远超出学校教育之于我们的教育,因此我们要树立终身学习的信念。

正如李政涛教授在后记中所说:每个人的生命独特,不可代替,每人即永恒。写下,就是永恒。以教育的眼光,凝视永恒,参与永恒,建构永恒,创造永恒。读完此书,我顿时觉得,作为教育者自己责任重大,教育格局有待提升,虽然我依然迷惘,但我知道在永恒之门外,我仍将一路追寻,一路同行,知晓教育,解读永恒。